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
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

新闻详情|News

奎罗斯薪水是里皮十分之一 得罪所有高层在伊朗队依旧能说了算

  文/李旭

  伊朗足球近些年的成功,是一段传奇。

  之所以称为一段“传奇”,因为它的独特和不可复制性。和欧美豪强以及亚洲邻居日韩相比,伊朗的足球基础设施匮乏的可怜,联赛停滞不前,国内效力的球员收入微薄,甚至在参加世界杯时找不到装备赞助商。

  没有奎罗斯,就没有现在的伊朗足球。有意思的是,本次亚洲杯期间,关于葡萄牙人去留的新闻一直没有中断过。在伊朗8年,奎罗斯和伊朗足球界所有的重要人物都闹翻了,甚至国家体育和青年事务部长多次公开表示,不希望看到他继续呆在主教练的位置上。

  政府反对派们还呼吁将队长绍贾伊永远驱除出国家队(因为参加对阵以色列俱乐部的欧联杯比赛),但奎罗斯不仅将他带到了俄罗斯世界杯,也列入了这场和中国队四分之一决赛的替补阵容。由此,绍贾伊书写下一页伊朗足球的历史,参加三届世界杯、四届亚洲杯7项大赛。

  “只要我还是主教练,就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决定,包括召唤任何我想要的球员。”奎罗斯说。不知道,一直被奎罗斯尊称为“老师”的里皮,听到这一番话,会做如何感想。【聚焦亚洲杯】

  伊朗队什么时候会丢球?

  亚洲杯前四场比赛,伊朗队打进9球0失球,是唯一没有丢球的球队。“国足能不能攻破伊朗队的的大门?”成了中伊四分之一决赛之前的一大热门话题。

  赛前发布会上,记者们将这个问题提向了里皮,也抛给了奎罗斯。但相比两位教练不温不火的“外交辞令”,BBC长期跟踪报道伊朗足球的记者PooriaJafereh倒是说得干脆,“奎罗斯可能是世界上最会教防守的主教练了。双方最近三次交手,中国队没有攻入一球,这样对待情况应该会延续下去。”

  评价“奎罗斯是全世界最会教防守的主教练”,未必全中,但亦不远。当初作为弗格森的左膀右臂调教曼联,入主马德里改造银河战舰,奎罗斯都证明了自己在防守上的功力。看一看伊朗在2018年世预赛期间的数据:整个亚洲区预选赛中,伊朗队在第二阶段才丢了3球;最后的12强赛中,伊朗队在前9场比赛中保持零失球,直至最后一场比赛才丢掉了2球。

  如果觉得亚洲球队的攻击能力有限,俄罗斯世界杯则向全世界展示了伊朗足球。

  小组赛次轮对阵西班牙,虽然一球惜败,但他们的防守素养和战斗气质,一下子圈粉了无数球迷。在喀山,所有在现场的俄罗斯球迷到了最后都在为伊朗欢呼,蔚为壮观。

  我在萨兰斯克的现场,观看了他们与葡萄牙的生死战。面对C罗领衔的葡萄牙,伊朗人完全不怯场,并在终场前通过点球扳平将比分扳为1比1平,可与此同时,另一块场地传来了西班牙进球的消息。命运和伊朗人开了个玩笑,他们只能吞下继续无缘淘汰赛的苦果。但波澜壮阔的过程,赢得了的对手的尊重。赛后,在中国球迷中有着“恶人”之称的佩佩,一把将普拉利甘吉拉在了肩头安慰,眼波温柔。

  “伊朗球员身体素质出色,即便和一些欧洲球队对抗时也不会处于下风,这为奎罗斯的防守反击战术奠定了基础。”PooriaJafereh评价,“就像执教曼联和皇马时那样,奎罗斯来到伊朗后,首先强调的是整体、纪律、贯彻战术的执行力。带队8年以来,伊朗国家队深深地刻上了奎罗斯的烙印。”

  奎罗斯这样陈述自己的足球哲学,“有球无球时都要积极应对,控球时积极进攻把球踢进对方网窝,丢球的时候积极防守把球抢回来。在我看来,足球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  昨晚的这场四分之一决赛,仿佛成了奎罗斯足球哲学的具象阐释。表面上,是中国队防线的三次低级失误造成了三个丢球,但显而易见的是,对抗中完全占据上风的伊朗球员,时时刻刻在给中国队员施加压力。中国球员很拼,可以现在的能力,终究无法在90分钟内保持完全的专注度。

  一场意料之中的失败,只不过以这种“偶然”的方式呈现出来的时候,让人变得难以接受,见惯大风大浪的里皮也逃不脱。

  PooriaJafereh下对了赌注,伊朗队延续着本届亚洲杯的不失球记录。贝兰万德的十指关何时告破,成了一大悬念。

  一对天涯沦落人宿命般的结合

  亚洲杯期间,关于奎罗斯未来归宿的传闻纷纷攘攘,甚至是伊朗足协的官员也证实了他正在同其他球队接触。一位伊朗记者告诉我,目前奎罗斯团队的年薪在200万美元左右,只是里皮的十分之一,而伊朗足协甚至还拖欠着部分薪水。

  对于一个像奎罗斯那样的世界级名帅,当初答应伊朗的邀约,实在是机缘巧合。

  伊朗在政治经济上长期遭受着孤立,未能获得2010年世界杯参赛资格则让足球陷入了低谷。

  彼时的奎罗斯,也有自己的问题。南非世界杯之前,他与葡萄牙反兴奋剂机构的一场对峙,站上风口浪尖;加之与C罗“反目成仇”,最终导致了葡萄牙国家队任期的结束。在奎罗斯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时,潜在的新雇主打来了电话,但当听说兴奋剂禁令要达到8个月时,电话铃再也没有响起。“想到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时,我仍然会做噩梦。”奎罗斯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道。

  然而,伊朗对处境艰难的奎罗兹说,我们仍想要你。“当他们告诉我这些时,我觉得他们值得我尊敬,我应该去那里。”最终,奎罗兹赢得了上诉,伊朗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人。

  奎罗斯的到来,开启了伊朗国家队一个新的时代。中国球迷熟悉的阿里·代伊、马达维基亚等一代伊朗球星,那时候都已老去。奎罗斯在2011年4月正式上任之时,队伍的平均年龄超过28岁,只有两名队员效力于欧洲联赛。

  奎罗斯的执教履历上,曾带领葡萄牙青年队两次夺得过世青赛冠军。他为葡萄牙培养过菲戈、鲁伊科斯塔等球星,也是他将C罗推荐给了老爵爷弗格森。“换血”的第一步,奎罗斯将目光瞄准了海外。他和教练组去欧洲搜寻伊朗血统的球员,因为他的声望,多名伊朗裔球员归化了,其中包括效力过比利时U19队伍的内贾德,效力过德国青年队的中场大将德贾加。

  一次机缘巧合的相遇,彼此却发现是宿命般的姻缘。国家长期被孤立被封锁,让伊朗足球也有着一股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劲头,强悍、坚韧;总是一身笔挺西装的奎罗斯,却是地地道道的性格主帅:当初被葡萄牙兴奋剂机构禁赛,便是由于试图阻止医生对球员进行药检,为了保护隐私他还在机场与记者大打出手。

  政治经济上的因素,伊朗队会遇到很多特殊困难,奎罗斯和队员们总是迎难而上。从世预赛突围,成为仅次于巴西的第二支俄罗斯世界杯参赛球队后,奎罗斯透露:“球队是在缺少资金和训练设施的情况下参加世预赛的,球员们付出了太多太多。”巴西世界杯时,伊朗是唯一没有官方友谊赛的球队,前往俄罗斯之前,也有多支球“爽约”,但奎罗斯硬是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,给球队安排了热身赛。

  这期间总是时不时“上头条”的韩国人崔康熙,和奎罗斯之间也有过一段被津津乐道的往事。巴西世界杯预选赛,伊朗必须在客场击败韩国才能占据出线主动。大战当前,双方打起来口水战。韩国队抱怨此前在伊朗比赛时遭受的种种刁难,主教练崔康熙向媒体表示:“无论如何要击败伊朗,让奎罗斯在电视上观看巴西世界杯。”作为回应,人们在奎罗斯身穿的T恤上,看到了崔康熙悲伤的头像。

  最终,伊朗队以1比0取胜。“我记得那场比赛,我们用10个人打败了他们。”奎罗斯笑着对美国媒体《bleacherreport》的记者说,“这是我在伊朗工作的亮点之一。”

  奎罗斯得罪了所有高层,但在球队依旧说了算

  亚洲杯与阿曼的八分之一淘汰赛,队长绍贾伊终场前替换下前锋阿兹蒙(这是他本届亚洲杯的第一次上场)。绍贾伊代表伊朗参加了2007年亚洲杯,直到这次转战阿联酋,4届亚洲杯一次未缺席;他也是伊朗参加2006年、2014年和2018年世界杯的成员,成为唯一一名参加过三届世界杯的伊朗球员。如今,随着他在阿联酋的亮相,再次书写了一段历史,代表伊朗在7项国际大赛中登场亮相。

  如果不是奎罗斯,绍贾伊的国家队生涯会在一年之前彻底终结。

  在伊朗队取得世界杯席位后,绍贾伊和队哈伊萨菲签约希腊帕尼奥尼奥斯俱乐部。此时的希腊球队已经进入了欧联杯资格赛,对手是以色列的马卡比特拉维夫。自伊斯兰革命以来,伊朗一直拒绝承认以色列国,并有一项非官方政策,即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避免与以色列运动员接触,这在摔跤、柔道、游泳和拳击中都出现过。避免在以色列的第一场比赛是很容易的,因为公民访问以色列是违反伊朗法律的,但回到希腊后,两人面临巨大的压力。出于对于俱乐部的感恩和对于职业的尊重,两位球员决定参加比赛。

  这样的举动激怒了伊朗国内的一些官员。“绍贾伊和队哈伊萨菲在伊朗国家队再也没有位置了。”伊朗青年事务部和体育部的高级官员瓦尔扎尼公开建议,希望因为与以色列球队比赛而将他们终身禁赛。

  在伊朗,足球和政治之间从来都没有一条清晰的分割线。比如,世界杯预选赛屡次与伊朗总统选战“同步”,以至伊朗队的表现成为政治宣传、政治动员甚至政治抗议的源头。

  1997年11月29日,恰逢伊朗总统大选后的几个月,国家队在世界杯的预选赛上战胜了澳大利亚队,整个德黑兰沦陷了。男男女女在不知名的街道上唱着被政府列入黑名单的歌曲,他们跳着舞,挥舞着象征自由的大旗。英国卫报的一名长期驻伊的记者说,那一刻在德黑兰听到的欢呼声让他怀疑自己是否还在伊朗。而在伊朗杀入2014世界杯后,总统鲁哈尼担心足球沦为反对派的工具,发布了一系列的法令,试图掩杀球迷的热情。

 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奎罗斯。几个月后的对阵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的世界杯热身赛,葡萄牙人召回了绍贾伊。奎罗斯没有责怪自己的队长,他说,作为球员不

  能逃避一些责任和义务。

  因为这,足协主席被传唤到法庭解释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,议会保守派成员对官方通讯社表示:“在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竞争的情况下,重新征召绍贾伊参加国家足球队,表明足协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采取认真行动。”

  “在执教的这几年里,奎罗斯和伊朗足球界所有的重要人物都闹翻了。”一位伊朗记者告诉我,这在国内也不是什么秘密。奎罗斯公开抱怨训练设施不足、国家队经费短缺,抨击政治和宗教势力对于足球的干扰,伊朗联赛的糟糕水平也是他一次又一次提及的话题。本次亚洲杯期间,关于奎罗斯去留的新闻一直没有中断过,倒是伊朗记者们相当淡定:这些年来,奎罗斯递出的辞呈已经有一沓了。

  “只要我还是主教练,就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决定,包括召唤任何我想要的球员。”在去年“绍贾伊风波”正浓时,奎罗斯这样说。

  10万人的阿扎迪球场,太小了

  奎罗兹还记得,8年前刚刚抵达德黑兰时,被国家队训练基地震惊到了。“我们用一个60米的场地进行训练,这片场地是一家石油公司为员工锻炼修建的。这是一个花园,不是足球场。”

  伊朗在2001年才推出自己的职业联赛,近15年以来,几乎停滞不前。市场化程度不发达,外援的比例很低,球员的工资根本无法与卡塔尔、中超相比。前拜仁球星卡里米曾经爆料,在本国踢球时还曾开过出租车补贴家用。“当时我还是年轻球员,工资非常低,我在每天训练完之后,都会开出几个小时的出租再回家。”

  但奎罗斯在就任后的第一堂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,对于帮助伊朗走出低谷有信心,因为他看到了伊朗人对于足球的热爱与激情。

  奥运会的舞台上,伊朗以举重和摔跤闻名,但足球才是国内的第一大运动。

  在伊朗,体育是学校的必修课,足球则是体育课最重要的内容。放学之后,每条街道上都是踢球的男孩子。尽管有时候条件十分简陋,但他们制作一个小足球,即两个塑料球合一,一个切破装入另一个塑料球中,这种球称之为“toopdolaye”。《实况足球2013》曾在一个月之内卖出了500万份,要知道,伊朗人口只是8000万。

  腾讯体育记者赵宇,曾在两年前的亚洲区12强赛期间,跟随国足造访过德黑兰,对于亚洲第一魔鬼主场阿扎迪体育场有过最直观的感受。赵宇在文中描述:“爆满的球场,火辣的尖叫,聒噪的喇叭,德黑兰阿扎迪体育场的围墙似乎都已阻挡不住能量的扩散。这里是亚洲第一的魔鬼主场,厄尔布尔士雪山的映衬之下,体育场就像是一个充满激情、随时可能要炸裂开的能量反应堆。这里没有魔鬼,体育场围墙上坐满了球迷,密密麻麻,充满古朴质感的画面感一下子把人拽到了七、八十年代、那个最简单的激情岁月。”阿扎迪球场建于上世纪70年代初,1997年伊朗同澳大利亚的比赛,曾经涌入过13万人。如今,由于安保原因,体育场容量控制在了10万人左右。

  BBC记者Jafereh介绍:“在伊朗,还缺乏好的足球基础设施,但人们对于足球的热爱毋庸置疑,足球是伊朗的第一运动。踢球的孩子很多,在全国范围内也有足球学校和训练营,正在涌现出一大批有天赋的年轻球员。”Jafereh提醒我们,不仅是伊朗国家队长期位居亚洲排名第一,伊朗的U20和U17都打入了世界杯,U23也极有可能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。

  世界杯、亚洲杯这样的大赛之于伊朗球员,是在为国家荣誉而战,也是为自己“挣命”——通过大赛的平台,跳往欧洲或者西亚俱乐部。

  Jafereh同样认为,伊朗国家队的成功,奎罗斯居功至伟。关于主教练的未来,他说:“当队员们带着阔别43年的亚洲杯回到国内,看见人山人海的庆祝场面,谁又能保证他不会改变主意呢。”

  但无论去留,可以肯定的是,未来的很多年伊朗队都将受益于奎罗斯的工作成果。本届亚洲杯伊朗队的23人名单中,有16人都是“90后”,3人是“95后”。很多年轻人都是在奎罗斯的提拔下开始国家队生涯,其中最被寄予厚望的是有着“伊朗梅西”之称的阿兹蒙,而25岁的贾汉巴什则夺下了上赛季的荷甲金靴,成为了首个在欧洲主流联赛成为金靴的亚洲球员。

  与此同时,奎罗斯长达8年的执教历程又何尝不是一种启示:主教练的技战术风格与球员特点相匹配;稳定的执教期以确保教练的思想与球队浑然一体;尤其是不管政治、宗教的力量如何张牙舞爪,奎罗斯都可以自信的说出:“在足球的范畴内,我做主,我可以征召任何一个想要的球员。”

  “每一个伊朗队的主场都会坐满10万人么?”

  “如果有5倍的球票,也会一抢而光吧。”

  相关推荐

  中韩回家了日本仍在迪拜训练英超射手:打伊朗锋线要进球

  亚洲杯夺冠赔率:伊朗赔率再降高居第一日韩紧随其后

  伊朗主帅谈里皮告别:是中国足球损失中国队变得越来越好

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糖果派对网站如果你盼望明天,那必须先脚踏现实;如果你希望辉煌,那么你须脚不停步。(36594.com).糖果派对网址一个小小的挫折,便函是人生所有的失败。是十四岁告诉我…….糖果派对游戏铃声响起那刻,你用教职工鞭作浆,划动那船只般泊在港口的课本。!}##}  [返回]